顶点小说 > 玄幻小说 > 冰极神皇 > 六百二十七 让你滚下船去!
    嗖!

    化为流光的石子,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朝着那白衣少年飙射而去,只不过接下来的一幕,让得船上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因为那个白衣少年身形只是微微一侧,便是避过了那石子的飞袭,再然后在空中一个漂亮的折身,最终稳稳地落到了大船的甲板之上。

    这一手不仅将船上其他修炼者惊了一下,就连船主老者也是不断拿眼在那白衣少年的身上打量来去,似乎有些看不透。

    眼前这白衣少年,表面的修为看起来只是一品天王,可只有这船主老者自己知道,刚才虽然只是随手一击,可以他达到七品天王的超绝实力,区区一个一品天王,又怎么可能避得过?

    在所有人目光注视之下,白衣少年终于是缓缓转过了身来,露出一张年轻得不像话的清秀面庞,看着这张稚嫩的脸,诸人心中再次一惊。

    这个少年看起来明显就只有十六七岁,而能在如此年纪就将冰力修为修炼到一品天王层次,恐怕在整个外冰域都是绝无仅有了吧?

    除了船主老者之外,船上这些修者都是天王强者,其中那薛登章的三品天王,已经算是顶尖了,这样的修为,在整个冰域也能横着走,很多都是一国之主的存在。

    只不过看这些天王强者的形貌,无一不是皱脸苍发,恐怕连一个五十岁以下的都没有,如此一对比的话,这白衣少年就显得太过突兀了。

    这个跃上船头的白衣少年,自然就是从寒月帝国匆匆赶来的叶冰了,他打听到这里有船出海,哪知道紧赶慢赶,终究还是迟了一步。

    要让叶冰再等一个月坐下一班船,他怎么可能有这个闲心,如果这大船已经看不到倒也罢了,现在就在眼前,所以他毫不犹豫地直接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而此刻站定身形的叶冰,脸色显得有些阴沉,究其原因,还是因为刚才船主老者的那一枚石子攻击。

    他心中清楚,如果自己没有突破到一品天王,或者说只是一个普通一品天王的话,恐怕会直接被打中,既而掉落海中。

    “阁下这是什么意思?为何骤下杀手?”

    叶冰盯着那船主老者,此言一出,旁边几人都是一惊,尤其是那薛登章,脸上更是浮现出一抹冷笑,暗道这不知哪里来的土包子,竟然敢这般和船主说话,恐怕下一刻就得被扔到海里喂鱼了吧?

    船上诸人都知道,这船主老者可不仅仅是一名七品天王,其背景更是强大,相传其身后的势力,掌控了整个外冰域到玄冰岛的航线,等闲无人敢于招惹。

    这小小少年固然天赋惊人,可能在外冰域都是首屈一指,但毕竟只有一品天王的境界罢了,刚才船主老者明显是手下留情了,难道这少年真的认为自己能目空一切了?

    “我定海宗的规矩不能破,你还是请回吧!”

    船主老者倒是没有因为叶冰的话而愤怒,也没有直接动手,而是朝着南侧遥远的岸边一指,口气显得略有些冰冷。

    “定海宗?”

    第一次听到这个宗门的名字,叶冰微微一愣,旋即反应过来,这应该就是运营冰渊海航线的宗门名字了,这可比什么寒月帝国强横得太多了。

    叶冰能清楚地感应到,眼前这老者乃是七品天王的强者,不过现在的他,对于这种层次的强者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,毕竟他的炎力修为,已经达到九品天王的巅峰了。

    “在下有急事需要去玄冰岛,还请阁下行个方便!”

    不过对于这船主老者身后的定海宗,叶冰还是颇为忌惮的,而且现在有求于人,自然是不能撕破脸皮,所以也没有再计较刚才的飞石攻击,拱了拱手,客气开口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耳朵聋了吗?季老让你滚下船去!”

    这一次那叫做季无帆的船主老者还没有说话,其身旁的薛登章脾气暴躁,直接沉喝出声,这一来是发泄自己的嫉妒之意,二来也算是隐晦拍了一下船主老者的马屁。

    一个区区一品天王的小子,薛登章还不会放在眼里,可是这小子居然十六七岁就修炼到了天王阶别,这让他七老八十才修炼到如此地步,心里极度不平衡。

    先前在叶冰还没有登船的时候,薛登章就极其看不惯,现在找到由头,终于是能打压一下这小子了,让得他心头一阵畅快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见对方言语如此不客气,叶冰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阴沉,这三字问话,也蕴含着一抹冰冷之意,他可不是一个好脾性的主。

    曾经在叶冰还只有地冰力的时候,就能击杀三四段的天王强者了,如今炎力达到九品天王的巅峰,恐怕这三品天王的老家伙,一巴掌就能拍死了吧?

    偏偏这薛登章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,在他眼中,这就是一个只有一品天王修为的小子,竟然敢用这种口气和自己说话,找死不成?

    “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,你当定海宗的船,是随时随地都能上的吗?”

    薛登章脸上浮现出冷笑,然后不再理会叶冰,侧过头来对着船主季无帆说道:“季老,跟这小子废这么多话干嘛,不如由薛某代劳,将他扔到海里喂鱼吧!”

    看来薛登章真是想讨好这位定海宗的强者,口中说着话,其身上已是冒出一抹浓郁的冰力气息,似乎下一刻就真的要动手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此船三十人已满,定海宗规矩如此,请回罢!”

    季无帆倒是没有薛登章这么暴躁,又或许是定海宗做的是正经生意,虽然形为垄断,但名声坏了也不太好,要是这少年识相,倒也不必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“季老就是心肠好!”

    既然季无帆都开口了,那薛登章自然不便再多说什么,其口气似乎觉得有些遗憾,然后包括他在内,所有人的目光,都是盯着这个白衣少年。

    他们都想要看看,这个少年是不是真的会知难而退,还是继续强硬,再被扔下船喂海鱼?

    (PS:飞烟承诺到完本全本免费,请不要再有怀疑,写免费书不易,只求大家投一下免费的推荐票,冲冲免费榜推荐榜,谢谢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