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都市小说 > 生死聚焦 > 第三百五十一章 完美计划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鲁道夫歪了歪头,如同不相信大人说得话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”周寸光上前一步,就这么静静第看着鲁道夫,仿佛看不到他的惊恐,再一次一字一顿地重复道:“这个世界,无人识得鲁道夫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不相信,我凭什么相信你的一面之词!”鲁道夫的声音充满了愤怒,他伸出手指着周寸光:“我在这里呆了整整十年!十年!我是不会相信你的!”

    说着,他伸出手将门一开,压低了声音:“你走!”

    逐客令一下,周寸光却并没有露出半点慌乱的神情,他的情绪就仿佛清晨的湖面,静静的,一丝纹路都没有,这种情绪纹丝不动的静,让鲁道夫滋生出一种莫名的恐。

    “你走!”这种恐让鲁道夫愈发觉得愤怒,他抬高了一些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周寸光依旧镇定,他的嘴角吣着笑,并没有半丝遗憾或想要再争取一下的意思,直接脱了身上穿着的鲁道夫的保暖服,他个子小,穿着鲁道夫的保暖服像一个小人埋进了被子里,踮起脚尖想挂到衣架上,发现够不着。转过头看了鲁道夫一眼。

    鲁道夫依旧一副怒火中烧的样子,伸出手猛地从周寸光手里抽回衣服,保暖服上的一根腰带打到了周寸光的头上,他捂住头露出了疼痛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个表情似乎让鲁道夫微微解了解气,脸虽然依旧很黑,可嘴角却抽了抽,倒像一个孩子一般。

    周寸光看在眼里,心中愈发有把握:这个科痴在这儿十年,沉迷科研当中的他早已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。他揉了揉被打到的额头,念了一句:“我跟你没有什么利益关系,没有跟你说假话的必要,不信算了,我找别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打了冷颤,这里头太冷了,伸出手拉开门往外走去,毫不留恋。边走,他的手指头轻轻地打了下节拍。

    一步,两步。

    三步,四步。

    “进来!”鲁道夫伸出手一下揪住他的领子,本就是小孩大小的身躯,自然扛不住鲁道夫这么一揪,周寸光只觉得脖子被衣服勒住了,身体被身后的力量拽着快速地往后退。

    刚刚步出的门,关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清楚,我的科研成果现在是什么情况!”

    鲁道夫的情绪很明显有些失控,他将周寸光一下塞到墙角,脸涨得通红,他的声音虽然凶狠却透着一丝恳求和害怕。

    此时的周寸光已经摸清楚了鲁道夫的命门,他这个科痴,在研究方面一定要追根究底,他害怕,害怕自己的研究成果被糟蹋了,如果糟蹋了,那不是要了他的命吗?

    可他又不敢相信,他怎么相信这么重要的成果会被糟蹋,又如何糟蹋?他们投资了这么多钱,这么多精力在这儿,养着这么多黑科,不就是要科研成果吗?

    外头没有他的研究成果?这不符合逻辑啊。

    可周寸光是刚刚从外头进来的人,他的话哪怕有九成假,也会有一成真吧?为了这一成真,依着鲁道夫对科研的痴迷,他绝对不会错过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周寸光从地上站了起来,拍了拍屁股上的灰,又伸出手指着墙壁上的保暖服。

    鲁道夫狠狠地咬了咬牙,快步走到衣架那拿下衣服丢到了周寸光的身上,周寸光慢悠悠地穿上后,缓缓开口:“你的研究成果现在怎么样了,这个…… 我也说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?!”鲁道夫瞪圆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,来之前搜了搜你的名字,的确没有看到你的资料,可是具体是什么情况,我没有详细 看。”

    鲁道夫一听,气得一时不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有几个朋友,其中一个是大名鼎鼎的黑客,人称零号老大,他们可以帮你直接连上外面的真实网络,到时候你可以自己查。”

    周寸光话音刚落,鲁道夫的眼珠子动了动,他明白了他所说的交易是什么意思,脸色瞬间变得凝重了起来:“你要我偷放人进来?!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周寸光毫不掩饰,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要偷放人进来,无非两件事,要么抢科研成果,要么抢人,我想,你是这儿的老人了,不会不明白这道理。”周寸光笑了笑,上前一步看着鲁道夫:“我们的交易便是,你帮我偷渡我的朋友进来,而我的朋友帮你连同外面的真实网络,你想要查什么,他们帮你查,无论是你想要看科研成果目前在市面上运营,还是想要查看你的家人目前如何,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鲁道夫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人居然说得这么坦然,丝毫没有拐弯抹角,一时梗住了。

    停顿了几秒钟后,鲁道夫的呼吸加快了起来,他上前一步盯着周寸光:“你知不知道,偷放人进来,一旦被发现,那可是会死的!”

    别墅区的管理严苛,以前发生过有人偷偷地带人进来,还只进到别墅区的住宿区就被发现了,而那个偷带人进来的科学家被斩首,血淋淋地头悬挂在墙头,大家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当时的鲁道夫觉得凶残,却并没有觉得不妥,毕竟这里太过敏感,如果有人带人进来,搞不好自己会被暗杀,杀一儆百是可以理解的。要知道当时的鲁道夫已经是以主人翁的姿态在别墅区呆了六年了,他从未想过离开,只想着要确保自己在这儿的安全,好让他的研究进行下去。

    特殊的地方用特殊的办法,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可如今……

    要他自己以身犯险,那可是要命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要我偷拿研究成果给你,我这里研究成果有好几个样品,可以给你,但是带人进来,不行,太危险了。我的命是要给科研的,不是给你们挥霍的。”鲁道夫言辞变得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人不再摇摆的时候,便会理智。

    鲁道夫的命是科研的,做这个交易对他来说,不值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要了你的命呢?哪怕他们发现了我们的存在,你的头也会好端端地在你的脖子上,放心吧。”周寸光笑了起来,似乎鲁道夫的担忧是一个最大的笑话,他的悠然让鲁道夫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傻啊。我们只是找到了通往你实验室的突破口,碰巧进入你的实验室,而你会在我们进来的瞬间被制服,被绑架。”

    听上去,似乎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可鲁道夫仔细一想,不对,他盯着周寸光:“我怎么可能跟你们脱离关系,他们事后一查,外头有监控,看得清清楚楚,我带你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忘记说了,到时候我不会在这儿,我会在周教授的身边,我说的‘我们’,是我另外几个朋友,查不到我的头上,自然也查不到你头上。当然了,如果你不放心,以零号老大的黑客水平,你想要消除几天监控,就可以消除几天监控。”

    “刻意消除,岂不是也容易怀疑到我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。”周寸光伸出手弹了弹自己身上的灰尘,又理了理自己的领子,自信的模样让鲁道夫莫名地觉得有些心安,他打了个响指:“既然对方是要进来抢人或抢成果,那么消去几天监控不是常规做法吗?”

    鲁道夫想了想,这的确合理合理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我怎么帮你们偷溜进来?不能暴露我的话,我不可能像带你进来一样带他们进来啊?”鲁道夫双手环胸,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。

    难道我们一起设计的这密不透风的研究院,有地方可以进来?我得好好问问,哪怕不跟他交易,起码也知道了哪里有问题,以后好改进。鲁道夫心想。

    天地良心,他真的把这里当成了他最后的港湾,全心全意地在这里研究,正如他来的第一天说的那样,他将会在这让为人脑类器官研究肝脑涂地。这么一个将这里当家的人,突然发现自己一直使用的网络搜索的信息,得到的外面的世界有可能是假的,这种伤害力是成吨的。

    可此时的他仅仅是质疑,对这儿的热爱让他产生的第一本能不是交易,而是找出哪里有破绽,好进行修复。

    听到鲁道夫这句话后,周寸光在内心深处偷偷地松了一口气,这虽然不能说明这位科痴动心了,有可能他仅仅是好奇这密不透风的研究院,他们要怎么进来。

    但有句话说得好:好奇害死猫。

    无论此刻的鲁道夫是好奇对方如何行动,还是真的已经动了要交易的心,周寸光都拿到了进来这儿的钥匙:他掌握了谈判的节奏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都不要做,不需要带路,也不需要跟我的人进行任何的接触,就可以实现,这样也方便让你摘得干干净净。”周寸光露出了天真无邪的笑容:“这是一个完美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透着儿童的软萌调子,目光也如同清晨的湖水一般清澈。

    只是在这清澈的背后,藏着一丝狠,一丝一般人看不到的狠,就好像清晨的湖水之下,藏着水怪一般,只等着猎物上钩。

    身为顶级暗子,骨子里藏着狠,是必然的,也是应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