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其他小说 > 你好国王 > 第15章:通向自由
    就这样,哭喊的郑好被傻子抓走了,眼神中的恐惧和泪水交织成了撕心裂肺的哭嚎,南国却不打算帮忙。

    老闷说:“这都是命。”

    南国问:“不对啊,傻子都回来了,这不就算找到他了吗?何必那么麻烦。”

    老闷摇头说:“找到了那就得换郑好去藏,傻子要是找到他,也得一顿毒打,打完还不是一样的?”

    南国默默地收好拼图,他觉得从捉迷藏这个层面上的造诣来看,傻子远在郑好之上,这么下去要不了几天郑好就得崩溃。

    但是再转念一想,俩人成天在疯人院里捉迷藏,会不会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?

    这样的话,也许傻子知道一些很隐蔽的小路?没准那条出去的路傻子知道在哪?

    想到这,南国赶紧问老闷:

    “他俩玩捉迷藏是不是哪里都去?你说那条逃出生天的路,傻子会不会也知道?”

    老闷沉吟了片刻说:

    “那就不知道了,没人去招惹傻子,除非你和他玩捉迷藏,谁敢冒这么大风险,万一让傻子惦记上了,哭都没地方哭。”

    南国却觉得欣喜异常,傻子对这里很熟悉,要是能借着他的熟悉把那条路给找出来,不就能省了拼图?

    这就好比怀胎十月一朝分娩,南国的这个想法可以把中间怀胎十月的过程给省略掉,直接抵达终点。

    但是很可惜,他忘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实,那就是大多数人在对待这个问题的态度上,其实都着重于终点和起点之间那个“冲刺”的过程。

    而收集拼图的过程,就相当于这个冲刺。

    此时的南国已经冲出了门外,老闷还没来得及多说,南国就到了走廊上,他看到傻子正拎着郑好去往草坪,郑好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傻子,你等等。”

    南国跑过来,拦下傻子和郑好,郑好感激涕零,看来南国打算拯救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玩捉迷藏,你先让他走。”

    傻子很疑惑,看看一身狼狈的郑好,再看看南国,迟疑地说:

    “你也会玩捉迷藏吗?”

    “他会玩!!!玩得可好了,他祖上就是干这个的,傻爷你快找他玩吧,让我缓缓,我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郑好胡言乱语,话都说不利索了,南国瞪了他一眼,跟傻子说:

    “我来陪你玩,但你要先带我熟悉下环境,你平时都藏在什么地方,先给我个范围,我慢慢陪你玩,咱们还住在一起,多好呀。”

    傻子一听,显然动心了,把郑好放开,郑好连滚带爬就跑了,傻子瓮声瓮气地说:

    “那你答应我,要认真,不能像他,不然我也给你开窍。”

    南国吞咽了一下口水,开始衡量到底值不值得。

    “走喽,我先带你看看,有好多地方可隐蔽了,藏起来根本找不到,郑好都没去过,我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傻子带着南国,俩人跑向了远处,已经快到晚上了,警卫在换岗,小护士忙着掐点等下班,一路上没多少人阻拦。

    傻子带着南国在各处乱跑,一会看看草丛,一会看看犄角旮旯,有很多地方让南国觉得惊奇。

    穿过那个南国知道的矮墙,俩人来到了医生的办公区域,从矮墙过来就是办公楼的后门,前面的广场有很多警卫所以不能去,傻子带着南国四处躲藏,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这里平时根本不让病患踏足,所以一切都显得很新奇,南国心中的希望也越来越明朗,他觉得这里肯定有一条路通往自由。

    傻子带着南国来到了李柏日办公室的隔壁,然后顺着旁边的走廊朝下面走,指着下面说:

    “下面有椅子,椅子上有电,他们不让我来,但我知道这里,我可能藏在这里,你要记住哦。”

    南国点点头,看来不仅是电梯,楼梯也一样能通向那个电击室,不过他看到这地方只觉得汗毛都起来了,并没有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傻子又带着南国上楼,穿过走廊,俩人来到了洗衣房和盥洗室,这里是医生和护士整理仪容的地方,再左边过去就是警卫的办公区域了,傻子说:

    “那里门锁着,拿不到钥匙,我进不去。”

    南国有些着急,他问:

    “有没有什么地方是可以出去的?就是那种很重要的地方?严禁其他人去的?”

    傻子想了一下说:“有。”

    南国很惊喜,摩拳擦掌整个人都兴奋起来,他甚至开始构想逃离疯人院后该怎么控诉这个可怕的人间炼狱。

    “快带我去。”

    傻子带着南国,从警卫室的隔壁穿过去,旁边有个小门,但是门锁已经生锈了,使劲一掰就能打开,傻子带着南国钻进去,发现这是一个空房间。

    什么都没有,四面全是墙壁,南国很失望,傻子会不会搞错了?

    还在想着,傻子指了指面前那面墙,下面有个通风管道,应该是通风口,上面布满了灰尘,傻子说:

    “这是个藏起来的好地方,我很少来。”

    南国赶紧弯腰走过去,把通风管道打开,发现这是一个很窄小的通道,刚好够一个人钻进去。

    南国钻进了通风管道,他觉得出口就在眼前,迫不及待地朝着里面爬,这条通道好像通往自由地彼岸,让他无比期待。

    通道里蜿蜒扭曲,左右都有岔口,也有一些出口被焊死了打不开,只能回身找别的出路。

    “不行啊,这都焊死了,回去回去,换条路。”

    南国着急,傻子一听,掉头朝着其他管道前进。

    污浊的空气和灰尘让南国灰头土脸,可还是异常欣喜,在傻子的带领下南国在通道中匍匐前行,足足爬了半个多钟头,期间看到了不少警卫的靴子和医生的大褂,南国万分警惕,生怕被发现。

    又爬了一段路,傻子在后面指指点点,说就快到了,南国更加兴奋,看到面前只剩下一条通道,赶紧爬了过去,透过通风口的缝隙,他感受到了清新的气息和光线。

    来到尽头,南国深呼几口气,终于是找到出去的路了,使劲一推,把通风口的隔栅抬起来,南国感受着自由的气息。

    环顾四周,逐渐适应了光线,可是南国却不说话了,他居然看到了老闷!

    这通风口的尽头,原来就是自己的病房!

    老闷此时正一脸惊恐地看着南国地脑袋从厕所门口钻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···你俩去下水道玩捉迷藏了?”

    老闷有些怀疑南国对这个游戏的理解。

    此时南国的身后也传来了傻子的声音:

    “到了,回来了,这里是咱们的病房,我这几天才发现的这条路。”

    南国点点头,面无表情地钻了回去,老闷迟疑着走过来,把马桶盖掀开看了看,然后把通风管道给堵住了。

    傻子带着南国继续在通风管道里沿路返回,南国失望之余也着急起来,他说:

    “我不是要回病房!是要出去,有没有什么地方是你都没出去过的,快带我去,晚点查房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傻子答应,带着南国从管道里钻出来,俩人一身厚厚的积灰,傻子推门出去,带着南国去了其他角落。

    一路上南国看夜色越来越浓,心情也越来越差,一会警卫换完岗,发现病房没人可就坏事了,必须尽快找到出去的路。

    俩人紧赶慢赶,顺着楼梯不断向上,南国起初还有些怀疑,难道出去的路是在楼顶?

    再一想,也许这是一条能穿越高墙的隐秘通道,早前他就注意到了有些建筑高过院墙很多,兴许傻子带自己走的路正通往这些地方?

    带着疑惑和不解,俩人来到了最高的楼层。

    一条走廊,死寂无声,南国看到走廊尽头有扇门,房门的空隙透出丝丝光线,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更显的撩人。

    南国迫不及待,这地方只有这么一个门,应该是了,要出去也是在那,这就抛下傻子自己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来到门前,南国一把推开门,灯光刺眼,让他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这是一间办公室,四面都是窗户,灯光闪耀,映射着南国心情的激荡,他看到了!

    一屋子人···

    密密麻麻,疯人院所有的医生都在屋里,而这地方,原来是疯人院的会议室。

    李柏日也在当中,会议室中间的桌子上摆放着一部电话,免提的按键正在不停闪烁。

    忽然看到门被人推开,大家都回过头。

    发现了南国,李柏日的脸色很难看: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找到这的?”

    南国彻底傻了,他怎么也想不到傻子带自己来的地方居然是疯人院的会议室,他无奈地回过头,整个走廊里,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“把电击室打开,我得问清楚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还来不及叫骂傻子无情无义,身后便传来了李柏日毫无人性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