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玄幻小说 > 乾元劫主 > 第二十五章不一样的世界(2)
    这一个月来,他搞懂了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比如,他最为重视的灵皇宝典的元力和血脉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血脉果然是灵皇宝典的根基,血脉浓度决定这元力的储存多少,最直接一点,血脉后面的叶子单位每增加一点,元力后面的叶子单位也相应增加。

    而经过这一个月的试毒,当然还有一些好药,那片似乎永远也填不满的树叶终于到了三分之二位置,按照陈长青的估算,一片血脉单位的树叶上,大约有近千根叶脉。

    另外还有一点,那就是元力的恢复与时间有关系。

    大概一片树叶元力的补满,需要太阳升起落下一次,至于是不是十二个时辰他没法确定,因为这个世界的昼夜长短不好判断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,他大概又经过近四十次的元力强化,相对应的是元力强化的作用越来越小,但是每一次强化却能给他带来真实不虚的力量。

    也给他的身体带来了第二次发育。

    最简单的一点,他如今若是面对两个张家战士的围攻,完全可以不受伤的把他们杀死,要是三个围攻,他能占上风,四个则能平手。

    而在一个月之前,面对两个张家战士他都只有平手的把握。

    要知道,像张家战士这种家族培育出来的,极其擅长相互配合,这一个月的进步,在他看来太快了!

    元力洗礼还有一点。

    那就是他的五感越来越明锐,记忆力也越来越好,身体又再次发育,各个方面又有了明显的提升。

    他从八岁开始离家流浪,磕磕碰碰到现在,身体上总有一些小毛病,而经过吸收越来越多的元力,他发现自己身体越加轻便。

    因为有着宝典,所以这一个月对别人来说是很困难逃亡,但对他来说更像是一种享受!

    身体上的提高只是一部分,白灵刀法也没有放下。

    无人的时候,或是一个人休息的时候,他就会练习,一日不练手生的道理他深有体会,所以从来没有放下。

    而白灵刀法,还能让他尽快熟悉再次发育中的身体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使出白灵刀法的绝招能够直接斩出九刀,也意味着普通人围攻对他来说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他实验过,这个绝招他大概能够使出三次。三次过后就是精疲力尽,几乎脱力。

    还有他的治疗术,也从原来只能用四次到了现在能用五次,而且不仅是治愈轻伤,还能缓解乏力。

    五次治疗术用完,他身体内的绿色能量就会消失,但是他脱力时的身体就能恢复到巅峰状态。

    这样意味着他体力将是普通人的一倍。要是换算到战斗中,那就不只是一倍的增长了......

    一个月来,他仅仅辨识药材,提出自己的建议,但是治疗术一直没有用出来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治疗术作用很是微弱,五次治疗术才能让一道普通刀伤完全愈合,之后他身体内绿色能量抽空,在他看来不如做一个底牌。

    至于另一方面,则是他对张思远还有这个小队有些失望,虽然不像普通人那样愁眉苦脸,但也好不到那里去。

    来到这个世界一个月,时间全用在逃亡,换了谁也不会好受。

    除了宝典之外,最大的收获则是那张布帛。

    一个月的时间,布帛上的文字他翻译了三分之一,也真是让他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。

    他坐在篝火前一个人发呆,一旁说笑的普通战士没有人打扰他。

    一个月来,陈长青不知不觉成为这个队伍最为重要的人物,因为他的敏锐感知,让这个队伍还几次逃过了危险,渐渐赢得了大部分的尊重。而王先生则越来越仰仗他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他好走神的习惯也没有人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陈长青走神,还是要从他明白了通言玉牌真正的作用说起。

    通言玉牌发挥作用的根本原因在于它上面的符文,布帛上的介绍只言片语,但也让他大概明白了。

    符文本身就带有神秘的力量,是周天世界万能的语音,因为法则支撑世界,而符文反映法则。

    大概就是这个意思,通言玉牌因此有了让不同语言人交流的能力。

    当然,因为玉牌的等级,或者说玉符的等级不同,效果也不同。

    张思远暂时送给他的通言玉牌是最不入流的玉符,也是因此,他翻译起来布帛上的文字才会如此的吃力。

    相应的,和戊级世界土著交流却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而玉符则是有很多种类,有辅助性的如同通言玉牌,有张思远用的迷踪玉符,还有攻击性的玉符等等。

    只要贴身佩戴就行,玉符可以慢慢恢复,而他手里的通言玉牌,因为等级过低,消耗的能量远远低于吸收的能量,所以能够一直使用,也不必拿在手上。

    至于通言玉牌作用的文字,则要有思考的过程,文字记在脑子里慢慢回想就可以,不必再把布帛打出来。

    这也避免了他很多麻烦。也是他一有空闲就走神的原因。

    今天刚好是布帛翻译到三分之一,到了最关键的地方,也是他一直好奇的修炼世界。

    布帛上面的记下的东西很杂碎,像随心所欲的随笔,或者叫日记,但对于陈长青来说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布帛前三分之一的内容记录了清斋心神从一个书童,然后慢慢展露天赋,脱离奴籍,做官委任一方,然后接触到了儒家道统,开始修炼,进入八方居。

    清斋先生从书童到科举为官不过寥寥数百字,大约他也不愿意回忆那时候的艰苦岁月。

    当然对陈长青有用的还是清斋先生刚刚接触修炼时候的雄心大志,以及清斋先生所‘看到’的世界。

    所以今天对陈长青很重要,那个神秘的世界终于掀开了一角。

    按照布帛所说,八方居是儒家道统宗门,在乾元界也是一个不弱的传承。至于他说疑惑的境界划分,第一境,第二境这样的划分,其实是非常基础的常识。

    修炼分为五阶。

    第一阶初窥门径,炼体修身。

    第二阶登堂入室,神异自来。

    第三阶炉火纯青,上天入地。

    第四阶超凡入圣,踏碎虚空。

    第五阶不死不灭,周天大同。

    五阶十三境,这是乾元界经过千万年完善的修炼体系,刚一开始进入八方居,清斋先生欣喜若狂,似乎看到了捉星拿月的自己,但是之后更像是一盆冷水,修炼难!

    清斋先生三十五岁入了八方居,接受的是儒家道统。

    乾元界有五大道统,儒、道、魔、兵、佛。

    这五大道统是乾元界多少年来周天征伐不断完善的,它们皆是有着通天的道路!

    五阶十三境,前四阶各有三境,第五阶只有十三境,看似简单,实则每一阶,每一境都是天堑。除了这类似于修炼总纲知识外,儒家每一境还有具体划分。

    第一境格物,第二境致知,第三境明性,第四境诚意。

    清斋先生在第一境用了三年,第二境两年,第三境十年,第四境八年,等他踏足第二阶第四境的时候已经六十三岁,布帛内容戛然而止......

    篝火旁的陈长青代入清斋先生的修炼之路,看到关键处,渐渐粗重了呼吸。

    他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。

    也许这些知识,对张思远来说从小都明白的,是一种常识,就像是他拿出玉符,说出乾元界一样,但对陈长青来说却遥不可及,而现在遥不可及的常识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。

    虽然他多了更多的疑惑。

    玉符为什么能发挥作用?修炼境界为什么要如此划分?儒家境界名称和那些道、魔道统一样还是不一样?再者说,甲乙丙丁戊五级世界怎么划分,还有他自己属于哪个道统......

    但是这就叫做幸福的烦恼。

    篝火旁那些本来说笑的战士,看到陈长青嘴角不自觉露出的笑容,皆是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发现了陈公子这几天不正常,是不是中了毒?”一个战士小声嘀咕,不过言语中满是关心。

    陈长青这一个月完全赢得了他们的尊重。

    “不要乱说,陈公子的本领你又不是不知道,普通毒物丝毫不惧,我看,陈公子明显是乐的?”另一个战士否定道。

    “乐的,你说有什么可乐的?能不能回到咱们的世界还不知道,早知道这次任务是这样,我就不参与了,也不知道能不能再看一眼娃儿?”

    “陈公子的世界你能懂么?要我看,陈公子可比那什么张思远厉害多了,四爷多么风光的一个人物,却有这样一个儿子!虎父犬子!”能活到现在的战士,大多眼力精明。

    “不要嚼舌根子!不过陈公子确实厉害,能力,眼界.....”

    “就差一个出身.....”一人叹道。

    “对呀,就差一个出身!”

    “老天给的怨不得别人!”

    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