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都市小说 > 重生不重来 > 第二十九章 打个小报告(求推荐)
    对唐浩泽这个人,卢方是很看好的。但唐浩泽出现跳票行为,如果是客观因素,那还说得过去,最多只能说是年轻,做事还不够稳妥。但是如果是因为主观原因临时变卦,那就是人品问题了。

    他挂断环球酒店老总的电话后,就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:“老冯,上次我和你提的有人给你们酒店送虾。他今天有送了虾去你们那里吗?……没什么,就是听说了他今天要送虾上来,但另外一个朋友说他没送去。我担心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。……好,你帮我问问。”

    没多会,那边回了电话:“送到了?那就好……好,我今天有亲戚来家里,改天我请你喝茶。……好、好,谢谢了!”

    卢梦刚才一直坐在卢方身边静静听着舅舅和父亲谈话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习惯。她喜欢听大人说话,觉得大人说的一些话能让她知道很多东西。也许正是因为这种习惯,让她觉得其他同龄人做事和说话,都很幼稚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人是例外。在他身上,她觉得那人做事说话都像是一个三四十岁的大人一般。

    她听到卢方打完电话,问:“爸,你说的是唐浩泽?”

    卢方点头说:“就是他。”他只有卢梦这个孩子,虽然是女孩,但他也想培养起来。而卢梦也没让他失望,虽然缺少了孩子的那种朝气,但孩子早点成熟,在他看来是好事。女儿愿意知道大人的事,他也不会说“你还小,不用管”那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他上次说要卖虾,让我推荐几个地方。我给他联系了环球酒店和丹枫酒店。现在丹枫说在一个多小时之前就送到了。可是环球说没送到。”

    刚才卢方接到环球酒店老总的电话,还怀疑唐浩泽是知道那里价更高就反悔了。但现在看来其中可能有其它的原因。

    罗士全看了一眼外甥女,看她听得认真,而且好像在思考。他很少看到自己外甥女关注对亲人之外的人。他不由好奇,说:“丹枫和环球,就算走路也不用一个小时。不过你们说的唐浩泽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卢方笑着将和唐浩泽交往的过程说了:“这个年轻人给我的感觉是很圆滑,根本不想他那个年龄的人。但给人的感觉值得深交。”

    罗士全笑着说:“如果他真的像是你说的那样,我想他得空了肯定会给你打电话说这件事的。”

    他才说完,门铃响了。

    卢梦站了起来去开门。她开门发现门外是他们刚说到的唐浩泽。他手里还提着一个塑料薄膜袋。她眨了眨眼,心想:说曹操,曹操就到了。果然是晚上不能说鬼,白天不能说人!

    “请进!”她看了一眼唐浩泽,然后让开身子。

    唐浩泽笑着说了一声‘谢谢’,就走了进去。他听到里面卢方在问是谁,他也不用问卢方在不在家了,只笑着对卢梦说:“这是我自己养的虾,送点给卢叔和罗阿姨尝尝。”

    卢梦接过袋子,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卢叔!”唐浩泽进了客厅看到卢方有客人在。“我刚来市里送虾,就过来走一趟!不知道你有客人在!我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卢方笑着说:“打扰什么?过来喝茶。这是卢梦舅舅,你叫他一声罗叔叔吧!这是唐浩泽。”最后的一句自然是对罗士全说的。

    唐浩泽看向罗士全,虽然对方开起来才三十来岁,但他既然叫了卢方一声叔叔,按辈分来说叫对方一声叔叔也是要的。

    他笑着喊了一声“罗叔叔”。罗士全笑着招呼他坐下,还给他倒了一杯茶,说:“我刚还和我姐夫说起你呢。他说你年纪轻轻就的就很有志气,现在看来,果然是一表人才。”

    唐浩泽连忙道谢,拿起茶杯喝了一口。放下茶杯才笑着说:“罗叔叔说笑了,我就是养了几条虾,养家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和你说过,来就来了,还提什么东西来?”卢方是看到女儿提着东西进厨房才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唐浩泽笑说:“卢叔,那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,只是我自己养的虾。你帮我那么多,我才能养得出虾来。养出来的,当然要让卢叔和罗阿姨尝尝我养的虾。”

    卢方正想和他说虾的事,这会他自己提起来了,他就装作是刚醒起的样子,说:“这样啊。难得你有心了。虾都送去了?”

    今天的事,唐浩泽也没有瞒他,说完之后,才说:“卢叔,这事,我做得不周全。要让你面子上不好过了。”

    卢方静静听他说完,听到他这句话,笑着说:“那有什么。我就是牵线,做得成还是不成,当然要看你和他们之间谈。更何况,他们给的价格也实在离谱。”

    这时,卢梦已经将虾放好从厨房里出来坐在卢方身边。

    林克对她点头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,然后才对卢方说:“卢叔,我不是为自己开脱。那个姓肖的采购如果只是想吃一点,我不会在意。但是他要得太多。不说价格,就是我自己去市场卖的成本也比给他要的少。而且我不知道今天他只要两百,以后会要多少。我没有时间和这样的人打交道。所以我索性就简单一些,在市场直接卖给那些水产档。”

    价格他刚才也说了,和丹枫酒店一样是五十元。相比之下,环球那边开出三十八的价格,另外还要吃水。如果卢方这都觉得他做错了。那他以后也不必和卢方有什么交集了。

    吃水,还压价。卢方自然不觉得他有做错了。

    不管环球酒店那个采购是什么目的,开口给三十八,卢方自己的脸面也觉得不好过。之前他可是和环球的老板说好给市场价的。

    丹枫按照市场收购价买了唐浩泽的虾,而环球却没有。然后环球的老总还打电话来埋怨……

    卢方现在也明白唐浩泽不仅仅是上门送虾给自己尝那么简单,而是特地来说明这件事的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对唐浩泽说:“我和环球的老总是十几年的老朋友了。我了解他的为人,既然答应了我,就不会转脸就反口。可能是他不知道下面的事。我给他说说情况。”

    唐浩泽没有开口劝说什么。一则,他无需表现大度。二则,他现在劝卢方不要打电话,说不定会让卢方误以为他刚才是说谎了。

    卢方提出要打电话给环球酒店的老总,也是想看看唐浩泽的反应。现在看唐浩泽的镇定,心中对刚才的话就相信了八、九成。

    卢方打通电话后,将唐浩泽送虾去环球酒店的遭遇说了一遍,最后说:“老刘,这件事,我了解的情况就是这些。现在的虾价是五十块钱一斤,如果真的是想我那个朋友说的那样,别说是他,我也要甩你脸!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刘老板听他说完,沉默了一会说:“行,老卢。我这就让人去查查。如果今天的事是我们让你的朋友受委屈了,我请他喝茶赔个礼。”

    卢方哈哈笑着说:“赔礼这话,我不敢应你。那可能是下面的人沟通不好,又不是你的错。再说,以你刘总在湾州地界的面子,谁敢喝你的赔礼茶?”

    卢方挂断电话后,笑着对罗士全和唐浩泽说:“环球的刘老板是部队出身,性子比较直。也是一个值得深交的人。”他顿了一下,又对唐浩泽说。“对了,浩泽。你今天捉了多少虾?”

    “一共捉了一百五十斤左右。只送了一百四十斤上来。一半给了丹枫酒店。”

    “鱼塭里还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四千斤打上。”

    四千多斤虾,如果按照唐唐浩泽这样捉,能卖一个多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