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其他小说 > 第三个人格 > 封棺
    不到一会儿,只看见几个中年人拉着一头很大的黑土狗来到我爷爷面前,并且准备七个长寿碗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其实不难找,村长一个人绰绰有余,不过我爷爷似乎害怕发生其他非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才一直等着他们,打算自己亲手动手杀死这一条大黑狗。

    我盯着这一条大黑狗,一眼发现正是隔壁王叔家的旺财,没想到今天它既然会面临死亡......

    平时旺财很凶的,尤其是对我们这些孩子,它每一次吼叫却没有真正的冲上来突袭我们。

    旺财是一只土狗,是王叔捡到的流浪狗,从小养到大的.....可以说有着非一般的感情。

    没想到今天王叔会主动把旺财交给村长,这肯定是王叔下了很大决心的....估计村长将来要多一倍补偿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几个中年人举起一根根绿油油的柳树条,满头大汗的放在我爷爷面前,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村长看见大家忙里忙外的,忍不住笑了笑,道:“几个辛苦了!今天搞定这些事情一会儿去我家喝酒!!”

    “村长你说哪里话哦.....大家都是一个村的,平时你囊个照顾大家,今天发生这么不吉利的事情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们随说不晓得那样回事,但能帮上忙也应该勒.....只不过是出力而已,又不是其他东西!”

    几个村民哈哈大笑,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好像他们已经习以为常,帮助到村长能让他们开心......

    村长急忙说道:“这事情一码归一码,一哈你们得克我家喝酒......反正我一个人在家也没事做!”

    村长很早就死了妻子,据说是当年石头村开荒的时候不小心跌入山崖而亡的,留下一个儿子。

    之前说到村长儿子在我爷爷的点化下去了大城市发展,混得是风生水起,还给村长生了一个姑娘。

    可以说现在村长是无欲无求的,只求我早一点娶他孙女,让他喝上一杯我和她孙女的喜酒。

    一般般村长一个人在家就是种点干烟草来作为自己的事情,每一天晚上村长都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它有是有着一个大房子,不过里面只有他一个人,很是孤单,于是乎经常找我爷爷喝酒聊天。

    我爷爷家里也只有我一个,自然两人算得上铁哥们,只不过村长对我爷爷态度毕恭毕敬而已......

    “要得要得嘛.....那么我们先回去喽,一哈有啥事记得叫我们!”几个村民也不好再而三推迟,答应一会儿来村长家喝酒,便离去了。

    剩下我爷爷和村长还有我,我爷爷直勾勾的看着旺财,举起那一把杀猪刀,朝着旺财的脖子割去。

    这一举动让我和村长都没有反应过来,没想到我爷爷下手速度那么快,就连旺财都不知道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旺财脖子出现一个刀痕,我爷爷拿出七个长寿碗接着它的鲜血......

    旺财没有一丝痛苦,面无表情,也没有死,好像这些血对于它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一样。

    不到几分钟,七个长寿碗中各自装上一半黑狗血,我爷爷这才拿出一包白色纸条装着的粉末。

    把这些粉末倒在旺财脖子上的伤口,旺财渐渐的变得虚弱,但是没有死,好像还差一口气一样。

    这一波操作,不但是我,就连存在都惊呆了,心想这旺财的血放了那么多居然还没有死。

    可见这一头旺财的生命力多么顽强,让人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我爷爷转过身,对着村长说道:“旺财死不了.....接下来有几天还可能需要它来保护村子.....”

    “要我给他送回去吗?”村长有些不懂,反问道。

    我爷爷把旱烟锅巴倒出来,深呼吸一口气,说:“不是......把它留在你家,今天晚上赵月月可能会回来村长!”

    “这旺财可以赶走她,不然今天凌晨一定还会有人死的!”

    “好!!”村长想都没有多想,便一口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我爷爷继续叮嘱道:“这旺财很虚弱,一会儿你回去,给它吃点用柳条叶子煮的猪血就行!!”

    “好......没问题!昨天老赵家杀了一头黑毛猪,我一口气把黑毛猪的血旺子买了,刚好用的上......”

    村长牵着疲惫不堪的旺财,手中抓着柳树条慢慢的朝着它家走去......

    我爷爷猛然起身,提醒道:“凌晨如果旺财大喊大叫你不要管,不要制止它......给村里人打招呼说清楚!”

    “我晓得了......孔哥,剩下的交给你了啊!”村长再一次点了点头,这一刻起我爷爷好像变成了村长。

    嗒塔嗒————!

    村长一走,我爷爷看着七口棺材,把棺材用绳子绑住,然后在这些绳子上倒入七个长寿碗装的黑狗血。

    黑狗血撒在这些麻绳上面好像被火焰燃烧了一样,发出沙沙声,一时间麻绳居然变成黑色。

    我再一次被爷爷这个举动刷新了世界观,这么一丁点儿黑狗血怎么可能染黑那么粗壮的麻绳.....

    我爷爷长叹一口气,把长寿碗直接砸在七口棺材面前,念叨:“尘归尘,土归土,生终将死,灵终将灭,万物终将消亡,在辉煌,不过一抔黄土!”

    唰唰唰————!

    我爷爷话音刚落,我感觉到一股凉风在我和爷爷后面吹来吹去的,直接让我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我爷爷念完这些,这才转过身,拉着我直接回家。

    因为剩下的东西村长会处理的,而且处理得漂漂亮亮,不会有一点点的意外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.....

    我爷爷不停的抽着旱烟,好像一直想着什么东西一样。

    我想起之前我爷爷和村长的对话,赵月月要回来,一时间问道:“爷爷,月月姐还没有死吗??”

    “她啊?早死了.....可能已经去阴曹地府报道了!”我爷爷微微一笑,摸了摸我的头说着。

    我继续问:“那么你刚刚咋和柳爷爷说月月姐凌晨可能会回来,还说如果旺财不在月月姐会害人??”

    “这个啊.....光儿啊,有些事情已经超出科学范围.....今天爷爷刚好有时间,给你上一堂课!”

    我爷爷淡淡一笑,把烟杆放到一边,从床脚下拿出一本被陈年已久灰尘盖满虎皮的古书。

    家里面的书我都看过,不过这一本恰恰相反,因为当时我看见它很脏,下意识以为是什么没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喜欢历史古书,但是我也有洁癖,太脏的东西我都不怎么喜欢,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好像天生洁癖。

    我爷爷翻开第一页,把古书递给我,对我说着:“光儿,你相信这世界上有鬼魂僵尸的吗??”

    “不信......”我摇了摇头,当然不会相信,那些都是电视中的,怎么可能和现实中有着关联。

    我爷爷见状,好像早就知道我会这样回答,便哈哈大笑,道:“也对啊!你们小娃子不懂事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管今天爷爷得给你说道说道,这天下分为三魂六魄,缺一不可!人死了自然失去知觉!”

    “但是并不能代表它真的死了,它的三魂六魄会保持着尸体上面,一直等着第七天回魂!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你柳爷爷说的,头七!这个时候下葬地府才会收留他们......这个时候也是最容易出现问题的!”

    “如果死的人是横死,那么头七当天,三魂六魄会直接消失,到时候你会发现它尸体回出现斑斓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尸斑,也叫尸毒.....人碰到了很容易变成僵尸的!!这只是一个可能性,还有一个可能性!”

    “如果死的人怨气很大,那么她会变成厉鬼来找害死它的人.....!”

    “变成厉鬼??不会啊,如果说被人害死,怨气很大会害死生前害死自己的人,那么那些暴徒为什么还需要警察来抓捕?直接让鬼索命啊!”

    我一愣,觉得我爷爷是胡说八道,在这里编瞎话吓唬自己,人怎么可能死了还能继续活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