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末日万里归家路 > No.016
    奥黛丽跟着我走进了修车铺,不知道为何这个女人总在我身边转悠,也许是这里其它男人里,我是唯一一个和她年岁相仿的人吧。我可对她没有啥兴趣,奥黛丽并不是那种漂亮的女人,特别是在两天没化妆后,纯素颜下,她已经开始苍老的皮肤,和略微肥胖的身材实在不合适我的胃口。不过因为和她沟通最多,能有一个学习外语的人,总好过跟那几个只懂的喝酒的男人好。

    把加工好的三片铁皮收进背包里,还有我在这里搜集到的另外小半卷银色封口胶带,我和奥黛丽准备出门去看看新的来客,但就在经过那面被黑大个挤烂的墙壁时,在丧尸世界待了两天的我已经开始习惯先小心的向外瞅了一眼,但就是这一眼救了我和奥黛丽的性命,因为我看到,一辆轿车和一辆皮卡车上下来四五个黑人,三个人正举着枪向小餐馆前的几个男人走去。

    一把拉住刚要走出门的奥黛丽,我在对方惊呼前制止了对方,小心的用手指指外面,当她一脸不解的和我向外望去时,我和她看到那三个人扣动了扳机……

    乒乒乓乓的枪声让我们的耳膜感到刺耳,但更让我们的身体感到战栗,死死的捂住奥黛丽的嘴,我能清楚感受到手上沾到对方眼中滴落的液体。

    不能在这坐以待毙,我拉着还沉寂在痛苦中的奥黛丽向后面走去,经过昨天的搜索,我知道这里虽然没有后门,但总比在这一眼望穿的铺子里等死要强。

    走到后面,最里面修理铺后面的办公室,虽然有办公桌和一些柜子,但那里不是我想躲藏的地方,除了桌底下和柜子这两个明显的位置就没有任何躲藏的位置,这简直就是在告诉搜索的人自己的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我拉着奥黛丽来到的位置是办公室前方的另一个半开放的小屋子,这里堆放着大量的纸盒与零件柜,肮脏又充满着油污的臭味,表面上看并不是很好的躲藏地,但是昨天搜索过这里的我知道,在房间零件柜的后面,有一个大约半米高的小空间,不仅能躲人,而且前方还有零件柜遮挡,只要不低头查看,根本无法能够发现下面的这个空间。

    奥黛丽没有嫌弃里面的臭味和狭小,知道生死攸关的她毫不犹豫的钻了进去,虽然体型有些肥胖让过程有些缓慢,但还好有我在外面帮助,算是顺利的钻了进去,而我很顺利的钻了进去,档在外面做她最后一道屏障。

    我一钻进去没过几秒,从外面便响起脚部声和碰落金属零件的咣当声,两个男人相互交谈取笑着搜索着房间,在看到走进这个房间时,我和奥黛丽都屏住呼吸,生怕被这两个人察觉到那本已微弱不可闻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那两个男人在后面搜索不过十几秒钟,但是这十几秒却让我感觉像十几年那样的漫长,当他们的脚部声逐渐远去时,我轻轻的长舒一口气放松下来,保暖内衣感受到一股湿气,这短短的十几秒钟让我惊吓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虽然那两个男人已经离开,但我们不敢从这里出去,只能躲在里面,用力的聆听着外面的动静,希望早点听到他们离去时引擎的声音。

    时间过的很缓慢,狭小的空间和污浊的空气更让这一切显得有些煎熬,我还好,经历过前两天的磨砺已经让我逐渐能够适应这一切,而身后的奥黛丽就不行了,黑暗中,我感受到身边女人低沉的抽泣声,和微微颤抖的身体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男人,女人哭泣时请给她拥抱,前提是她允许之下!!

    这是安抚一个哭泣中女人的最好办法,我轻轻的把手向后伸过去放在她的大腿上轻拍着,虽然受环境和场地限制不能拥抱住她,但是却也表达了我此刻在她身边我能给予的最大安慰。

    奥黛丽并没有拒绝我别扭的拥抱,甚至主动伸出手来,从后面环抱住我的身体,因为姿势的改变,我能更往里靠近一点,同时后背也贴上了对方柔软的地方,很快,我就察觉到奥黛丽的呼吸开始发生变化,逐渐沉重的呼吸喷在我的后颈上,而她的手,也开始在我的身上游走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是换成以前,我是绝对不会介意和这样的大洋马来一场这样的深入交流,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在生死之线上游走,我可不想因为精-虫上脑而发出什么动静被外面的人给发现打死在这个狭小的地方,因此我并没有下一步的举动,甚至连轻拍的手都停止下来。

    似乎明白了我的想法,奥黛丽也停止了自己的举动。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躺在狭小的空间里,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外面突然传来新的引擎声,没过几秒钟,新的枪声响起,伴随着的,是男人的咒骂和呼叫声。

    判断着枪声所发生的距离和位置,我大胆的从躲藏地钻了出来,将放在纸箱旁的背包给取下,我带着随后出来的奥黛丽又来到那面破墙边上向外观察着。

    外面新来的车辆是四五辆轿车、皮卡和一辆校车,上面的人正举着各种枪械和先到的几个黑人在交火,乒乒乓乓打的好热闹。

    从交火的场面上看,先到的黑人这边一共六个人,但是现在已经躺在地上了两个,剩下的四个现在正躲躲在两辆汽车的后面。而对面后到的那波人有黑人也有白人,人数虽然较多,但战斗力并不是太强,举枪乱射并没有形成多大的威胁,如果不是其中一个白人男子精准的枪法屡屡让那些黑人忌惮,也许现在已经被剩下的四个黑人反杀了。

    “Jonathan!is Jonathan!”奥黛丽看到后来到的人后突然兴奋的低声呼喊起来,似乎里面有她熟悉的人。

    “Jonathan??服兰的?”我向奥黛丽确定着对方的名字和关系以及是否是敌友。

    “Yes!Yes!! Friend!”

    能确定是朋友就好,至少要比来新一波的敌人好千倍,而且确定了敌友关系,那么我肯定要帮朋友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当然,让我举着尖头锤冲出去大杀四方是绝对不可能的,那是YY才能干的事情,我现在只能帮着做一些“惊喜”。

    “奥黛丽,Help密。”我从后面拎出一个油壶,几个从角落里搜索来的啤酒瓶,还有几块烂抹布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奥黛丽有些不解的看着我,当看到我往酒瓶里灌注散发出汽油味的液体时,她明白我的意图了,帮我扶着酒瓶和在外面缠绕烂抹布。

    做玻璃瓶汽油弹最重要的就是密封,要不然外面的火苗直接会点燃瓶子里面的汽油,那还没扔出去就把自己搞大发了,仓促之下我也找不到更合适的封堵塞子,只能胡乱的用一些烂布、塑料块,以及一把子的车用黄油封堵住瓶口,只希望不求能坚持多久,有几秒钟不被烧穿就行。

    再次探头向外看去,此刻双方都还在相互僵持着,而后来者的弹药似乎已经消耗殆尽,火力已经下降很多,原本一些火力点都消失,不知道是被干掉了还是躲到后面去了。

    甩动一下自己的胳膊,估算了一下距离和瓶子的重量,从这里距离那辆躲藏三个人的皮卡车大约十五米,这个距离我的把握还比较大,深喘几口气,我把打火机递给了奥黛丽:

    “啊优ready?!”

    奥黛丽用力的点点头,点着了打火机。一手抓住一支啤酒瓶,对准火苗将两支啤酒瓶底扎着的布条点燃,向外看了一眼,抓住那几个黑人没有留意我这边时,我毫不犹豫的从修车铺里面冲了出去,突然从战场一侧冒出来一个人影让后来的一方为之一愣,那个白人男子也注意到我的出现,刚准备向我射击时突然发现了我视线的方向——判断一个人要攻击哪里,就看他视线的方向!而我视线的方向就是那几个黑人!!

    白人男子立刻明白了我的出现不是敌人甚至是帮手,下一刻,他便看到我手中的燃烧瓶掷出,飞向十几米外的皮卡车。

    第一个瓶子没砸准,稍稍飞的远了点,砸到了皮卡车的后面,但是第二个瓶子我用的力量稍微小了点,却歪打正着的效果异常的完美,因为它落地的位置还距离皮卡车两米左右,冲击到地面破碎的啤酒瓶释放出里面的液体,里面的汽油带着惯性向前飞溅出去,布条上的火苗飞溅的一刹那便引燃了这些液体,从我这个角度上看,就像一片火舌直扑皮卡车后面的三人。

    随即被火烧身的痛苦惨叫声从那三个人的嘴中发出,三个人拼命的拍打着身上的火苗试图将它们熄灭,情急之下甚至连躲避都不在躲避,纷纷从燃烧的车体后方站起逃离这个火焰的地狱。

    失去了掩体让对面那个白人男子迅速的找到了机会,不过这一幕我已经看不到了,连续投掷两个酒瓶让我多花费了几秒钟,当酒瓶落地之时,我也被另外一辆车的黑人男子发现,他吼叫着向我开枪射击,只可惜大约二十多米的距离已经较远,再加上投掷完毕的我毫不犹豫的开始左右跑动起来,这让他难以命中。

    不过看似我跑的潇洒,其实我简直吓的要死,生平第一次被人瞄准当靶子打的滋味绝对不好受,我甚至感觉能听到子弹从我身边飞过的呼啸声。

    “尼玛!尼玛!尼玛!!!”一路鬼哭狼嚎叫骂连天的跑回到修车铺,惊魂未定的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缩在奥黛丽身边看着外面的动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