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玄幻小说 > 人皇在上 > 第十六章 黑瘦老叟
    “这就是妞妞的爷爷?”乙心中止不住的惊讶。

    居移气,养移体,一个人若长期处于高位,就会受到环境影响。

    之前看妞妞的穿着、言行举止,还有随身携带的贵重晶石,处处透露着身份来历不俗。

    乙心中猜测她的爷爷身份绝非简单,或许与岁贡之礼上茂盛、左贡愚的态度变化有关,这才会有极好的态度对妞妞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的黑瘦老叟,却毫无半点封爵气质,脸上满是风霜磨砺之色,身材矮小瘦弱,浑身上下没有半点玉饰,衣着也只是简单的羔羊皮袄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位小哥是我家妞妞新朋友啊!”

    黑瘦老叟眼神随意一扫,乙只觉眼皮一抖、精神一颤,顿时发觉老叟的不简单之处,这绝对是一名强者,至少远超过茂盛七品下甲士带来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妞妞说的新朋友是小白,它是我新认识的朋友哦!”妞妞小脑袋摇的好像拨浪鼓,将小白狐高高举起,脸上满是认真的纠正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!”

    黑瘦老叟被妞妞逗得露出笑容,黑瘦的脸上笑得满是褶皱,他神情认真的教育道,

    “小狐狸的主人是你面前这位大哥哥,既然你跟小狐狸是好朋友了,当然跟这位大哥哥也是新朋友呀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我知道了爷爷!”

    妞妞点点头,转身看向乙,脆生生道,“大哥哥,从现在开始咱们也是好朋友了,你邀请我去你家玩,以后来了国都也要来我家玩哦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咯!”

    乙先是对妞妞笑着回应,随后对老叟揖手笑道,“原来老人家是国都来的贵人,妞妞真是一个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过去不过是个看大门的老头子,哪里是什么贵人哦!当不起当不起啊!”老叟忍不住大笑起来,声音格外爽朗洪亮,引得路人纷纷张望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我家就在东南十五里外的槐丘里,您老若是有闲暇的话,不如来我家稍坐。”

    乙清晰感受到老人传达的善意,至少是五品武士境的强者,又是从国都而来,左贡愚、茂盛必然是认出他在场,才不敢再配合寇锐谋害自己。

    此时大牛、喜子、槐木、柴勇已将购买的所有年货都堆上雪橇车,村民们买好东西也都陆续到齐。

    “槐丘里啊!”

    黑瘦老叟眼中露出回忆之色,口中缓缓道,“二十年前我还去过呢,那时候还不叫槐丘里,不过今日家中还有事得早点回去,就只能跟小哥你说抱歉了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——”

    妞妞怀里抱着小白狐,忍不住撒娇叫起来,脸上满是不舍之色。

    “嗯?爷爷怎么教导你的?君子不夺人所好,小白狐既然不愿意跟着走,你也不能强迫它啊!”

    黑瘦老叟耐心的蹲下身子劝道,“等过完年之后,爷爷再带你来看望小白狐,妞妞你看这样行不行呀?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——”

    妞妞脸上依旧是恋恋不舍,却还是乖巧的答应了,“我要把小白狐送到车上再回家。”

    乙对这黑瘦老叟越发充满好感,虽不知道他的身份来历,却绝对修为强大、有身份、有财力。

    如此身份却不以势压人,处处表现的犹如邻家老翁,将妞妞这个孙女教育的如此乖巧懂事,让人心生怜爱。

    “小白白,我就要回家了哦,这些石髓紫晶蜂王蜜糖都送给你了哦,过完年我再来看你!”妞妞依依不舍的将小狐狸放在雪橇车上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黑瘦老叟此时忍不住发出惊讶的声音,蹲在雪橇车旁仔细查看敲打几下,猛然起身问道,

    “小子,你这车辆着实怪异,居然没有车轮,还打造的如此巨大,足以运载上万斤货物,不知道一日可行多少里程?”

    “老人家好眼光!”

    乙凑上前笑着答道,“这车名叫雪橇车,是专门在冬日行走雪地的车辆,如果木材好的话运载两万斤也没问题。

    至于一日可行多少里程,就要看拉车的畜力如何,我这辆雪橇车是四头驯鹿拉动,来茂丘亭的时候,半个时辰行走十五里非常轻松。”

    黑瘦老叟沉吟道:“半个时辰就能行走十五里,一个时辰就是三十里,哪怕算上一个时辰休息一刻钟,一天行走六个时辰,也足以行走一百五十里!

    若是用上好的驼兽做畜力,一辆雪橇车运载两万斤辎重,足以将冬日运输的效率提升十倍啊。”

    当黑瘦老叟再看到大牛他们脚下的滑雪板之后,眼中的惊喜越来越多:“好好好,你是槐丘里的青乙吧,小子你立功了,且在家等着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立功?好消息?”乙有些不明白,可是老者已抱起妞妞消失在人群中。

    反倒是豚师古一双眼睛滴溜溜转动,猛然一拍脑袋道:“我明白怎么回事了,北疆狼烟再起,弦余八万铁骑南下围攻边城。

    亚卿霍郧奉命率大军北上,只是今年冬日大雪远超过往年深厚,车马行走困难,导致诸多辎重运输不利,如今有你的雪橇车,那可是帮了大忙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么回事!”乙不由摸着下巴,或许真有可能带来不少好处。

    “可惜可惜!”

    豚师古不住摇头道,

    “咱们只是下庶士,既不能直接上奏国君献上雪橇车,又没有随军征战,不是军功终究得不到太多功劳啊。”

    “本身制作这雪橇车,也没有想获得什么好处,只是自己方便好用,如今有这位老人家相助,意外得来的好处没有什么不满足。”乙对这件事看的很开,并不在乎一时得失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咱不在乎一时得失,那就赶紧出发吧!”

    豚师古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,圆滚滚的身体灵活的跳上雪橇车,“我还急着看你家那些荒狼呢,可别糟践了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在雪橇车上接下来的半个时辰,乙有些后悔认识豚师古,这特么天生一个话痨,就没有半刻住嘴的时候。

    兄弟啊,你家雪橇车回头我也仿制一个啊,兄弟啊你家滑雪板不错呀,兄弟啊,怎么还没到呀,叨叨叨,叨叨叨······

    最后在大牛、喜子的笑声中,乙实在忍不住道:“我说师古兄,你要是再不住嘴,我就要一脚把你踹下去了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不说话了,不说了——”豚师古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好在这时槐丘里已遥遥在望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兄弟啊你这家宅也是够破旧的,倒是这四棵大槐树够粗的,树干至少高五丈、直径两丈了吧!”

    来到槐丘里的入口大门,豚师古跳下雪橇车,看到乙家里的四棵龙爪槐,又忍不住了,

    “改天你喊人将它们砍伐了晾干,我能给你建一座新的宅院,保证你大婚的时候老婆满意。”

    乙实在不忍心看下去了,这胖哥作死的天赋已达到极致,连四棵强大的龙爪槐树精都敢招惹。

    豚师古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惹了祸,依旧东张西望眼中满是好奇,转眼间就在平整干净的街道上,摔了个意料之中的大马趴。

    不过豚师古顾不得拍自己身上的雪痕,忍不住大吼道:“哪个天杀的,这么糟践好东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