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网游小说 > 从小李飞刀开始 > 第二百一十六章:醉卧流云七杀手(为帝灵火凤加更)
    房间之中,贺知章坐在地上,神情严肃,问道:“我何罪之有。”

    夏云墨负手而立,紧抿着嘴唇,不怒自威。淡淡的扫视了贺知章一眼,方才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贺知章,你有两大罪。你只是礼部尚书,竟敢逾规管到刑部中来,此乃第一罪。”

    “不分青红皂白,胡乱定罪,此乃第二罪,人证物证俱在,你可有不服?”

    唐朝贺在武则天证圣元年中乙未科状元,授予国子四门博士,迁太常博士。后历任礼部侍郎、秘书监、太子宾客等职。

    他一生未曾入过刑部,是千真万确的事。

    贺知章脸色一变道:“我有罪有如何,无罪又如何。从来只有我审人,又有谁敢审我?”

    “倒是你,蔑视公堂,当罚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整个人已从地上跳了起来,身子一跃,已向夏云墨攻了过来。

    贺尚书口中长吟,双袖如流云出岫,袖中寒芒闪烁,攻势处于虚实之间,诡秘莫测。

    他这一手,极为有名,正是江湖中失传七十载的“醉中七杀手”。

    也难怪贺知章这么自大,一个人便敢跑来对付夏云墨,的确也是有两下子。

    光是凭借当下这收手,就足以让他踏入江湖一流高手的行列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如此精妙的招式,夏云墨身子一偏,就躲了过去,无论他有再多的变化,都使不出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那贺知章双眸一凝,如同抱酒坛子一样,向夏云墨抱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的衣袖鼓动,内气盈袖,看似笨拙的一招,却包含了千万种杀机,每一种都足以要人性命。

    无形的气机冲撞着,虚实不定,叫人摸不清真假。

    却见夏云墨足尖一点,又以毫厘之差躲了过去,他道:“醉卧流云七杀手,唯有饮者得真传。这本是极高明的武功,你用出来,却却毫无亮眼之处,真是可惜。”

    那贺知章见连连两招失利,就拿起旁边的一个酒壶。仰着头,咕噜咕噜的喝下,瞬间便是睡眼朦胧,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我贺知章不仅喝酒厉害,武功同样厉害。先前不过是试试手,你这小贼竟然就敢轻视本官,本官现在要将你武功都废掉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再次使出“醉卧流云七杀手”,在喝了酒的情况下,他的功夫越发的变化莫测起来,招式开合之间,叫人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步伐也更加怪异,就如同喝醉了酒的的醉汉一样,叫人完全猜不透他要往哪里走。

    而在这样的招式中,却又一股锋芒内敛,似乎要随时刺出去一样。

    诡异的招式,变化莫测,虚实不定,实在是让人看不透。

    可夏云墨就偏偏看透了,不仅看透了,还将他的招式都轻轻松松的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夏云墨一边施展身法,一边叹息说道:“醉卧流云七杀手这功夫虽然我没有练过,但我也看得出,这功夫讲究的事虚实不定,似梦似醒,与虚实变化之间一击必杀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你一味模仿贺知章,既走不出自己的路子,又学不会他的风流洒脱。这武功十成的威力,你也就只能发挥三四成。”

    那贺知章似乎被夏云墨戳到了痛处,眸子里已有杀意,招式的洒脱已经不在,越发的狠辣起来。

    招招夺命,每一招都饱含着无尽力量。就连旁边的桌子也被打了个粉碎,酒菜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夏云墨的身子如同一片落叶一般,在凌厉的杀意中飘零着,险之又险的躲避着。

    他继续开口道:“先前的招式,勉强还算是“醉卧流云七杀手”,可现在你的心乱了,招式也乱了,这本就是作为一个杀手的忌讳,你实在是让人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的武功,我一招便可破!”

    当最后一个“破”字说完,夏云墨的两根手指已经点了出去。

    原本夏云墨的身子被凌厉的气劲笼罩,但当这两根手指头点出去时,漫天的空气都好似被这一指头点破。

    气劲呼啸之间,两根手指已经点在了贺知章的手掌之上。

    刹那间,贺知章的手掌如遭雷击,掌心已被洞穿,一股劲力透过掌心,已经侵入到了贺知章的整个手臂之中,把这条手臂的经脉都给废掉了。

    指劲力量不绝,犹如闪电般点在了贺知章的胸膛。

    只听得“咔嚓”一声,贺知章的胸骨尽碎,整个人将窗子撞的粉碎,已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夏云墨向前两步,便看到贺知章瘫倒在沙滩上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夏云墨摇了摇头,又走出了房间,他知道,这里的一切会有人来收拾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轮金日缓缓升起,霞光万丈,照射在万里波涛之上,更显的是一片金光灿烂。

    一轮巨船已经从海岸线驶了过来,吃水极深,但负载在海面上的船身,也有数丈之高,虽比不得五色帆船,但也不差。

    夏云墨与公孙兰现在码头上,眺望着那首巨船。

    夏云墨看着公孙兰,目光还有些遗憾,因为昨夜公孙兰有事外出,他只有一个人饮酒。

    他问道:“便是前面那船?”

    公孙兰点了点头道:“对!”

    公孙兰没有易容,她的容貌绝美,一阵海风吹拂,青丝飞扬,更显得美艳动人。

    一些人偷看的人暗自吞口水,但因为已经有了两个前车之鉴,便再也不敢放肆。

    公孙兰继续道:“待会上了船,便会有人去迎接你,你所需要的,就是待在船上,不要死。”

    夏云墨笑道:“或许是他们死也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公孙兰摇头道:“你虽然杀死了贺知章,但船上却有比贺知章更加厉害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他们就算一个人打不赢你,但若是他们肯联起手来,天下间几乎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夏云墨笑道:“可惜他们遇到了我。”

    公孙兰道:“等你看到了他们,就知道他们的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信息我不能随便泄露,只能够提醒了,小心船上的每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夏云墨道:“包括你?”

    公孙兰道:“包括我!”

    大船越来越近,在众人的一片惊呼中,已停靠在了岸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