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回乡做食神 > 第一百二十八章,竟是个老物件
    经过一整天的折腾,这座城有了要歇着的意思,坐在路边儿吃烧烤,林扬越发认为自己回村里的选择无比正确,那里每一口呼吸都带有对城市的优越。

    无论在城里还是村里,两种生活方式都属于个人选择,不存在谁鄙视谁,人家胖子照样能找到快乐。

    林扬也是有了个比其他人牛逼的胃,这一晚上没干别的,净剩下吃了,在家里,他可是胡吃海塞,陪着唐梓琪,又甩开了腮帮子,后边儿遛马路,也没少划拉,这又跑来跟胖子对付,也是苦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买自行车干嘛?”

    胖子放下酒瓶子,撇撇嘴,“孙子才花那冤钱,这不是开会发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开会?”

    “订货会呗,越来越没劲了,给辆破车子就让人打发了,没劲透了。”

    林扬点点头,这车放在胖子这里实在有些算不上啥,甭管哪家的,忒小气了,论销售实力,赵刚是很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那车还是你留着吧,没事儿骑两圈儿,你也该活动活动了。”

    胖子拿起酒瓶子冲林扬晃了晃,“快拉倒吧,别跟我说那个,来喝酒,说说你刚才哪儿浪了,别糊弄我。”

    林扬的酒瓶子跟赵刚碰了下,笑着怼他,“你怎么学会八卦了,瞎打听什么,搁心里是个病。”

    剩下的时间基本上都归胖子支配,他大倒苦水,做生意好难,混生活不易。

    林扬做了个倾听者,他也感慨,胖子条件算相当不错了,他都这样的,别人呢?

    喝到最后,胖子彻底完了,幸亏他今天带了小弟,省了林扬不少事。

    回家后,林扬蹑手蹑脚的,时间太晚了,爸妈肯定是休息了,可惜他还是没能理解啥叫亲妈。

    “扬扬回来了,洗个澡再睡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林扬听到老爷子一声冷哼,这是表达不满了,可不,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整晚不着家,没挨揍就算运气好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杨回到村里,还没喘匀实气儿,承联和他的小伙伴儿就扛着桌子来了。

    当时说好的条件一概不管,三百块钱就买了。

    “人家乐意卖?”

    林扬心里是不信的,这桌子看上去不起眼,可又透着朴实匠心。

    承联几个每人点了一支烟,林扬就这点好,知道他们喜欢什么,一人扔一盒,全都美的屁颠屁颠的。

    “老伯奏放心吧,那家人我们都认得,介桌子扔偏房搁着了,要不是看鬼子六面儿,三百都不给他。”

    那就好,听着像捡漏了,不能让他们白忙活,粗暴直接点最好。

    林杨给了他们两千,还有两条烟,“多少就这意思了,不能让你们白忙活。”

    “老伯,您了介似揍嘛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这几个小子心里早就乐开花了,他们的推辞很虚。

    临走,从他们嘴里又知道了个消息。

    前苏村出了个轰动的事情,来了个真土豪。

    光听说过某某巨富如何花钱,那都是传说中的事情,发生在身边儿的几乎没有,至少没亲眼见的。

    林扬听说后,也觉得是人家真有钱。

    前苏的焰火才开始,正处于让林庆本肉疼的阶段,按照当时的设想,这玩意儿能勉强维持就不错,主要是当个吸引眼球的手段使唤,指望挣钱那是忽悠村民的。

    好些天了,愿意掏钱凑礼花的没几个人,其实林扬的设定就有问题,老百姓最实在,能不花钱看,谁愿意傻乎乎的去付钱啊!

    所以当有人过来说要办专场的时候,林庆本懵了好半天,以为有人把他当傻子逗着玩儿呢。

    想要燃放焰火可不是简单的,有钱也没用,尤其是够尺寸的礼花弹,那东西想看,非常复杂。

    必须要审批,还是省级的,若不是新区要扶持前苏村,林扬的那个想法根本就无法实现。

    有钱人怎么啦?

    就礼花弹来说,有钱也买不到,必须是政府指定且有资质的单位才能有资格买,才允许燃放,光是放礼花弹,都必须有资质啥的。

    像前苏村,这算是特事特办了。

    承联多少也了解到些情况,那位土豪来自京城,人家确实有钱,一个小时,高强度的。

    衡量一个人的财富,高空礼花弹表演就是个标准,慢速六分钟,十万块,这是最低起步。

    高密度一小时,二百万是良心价。

    如果要再大的场面,不光是钱能解决的了,至少前苏村搞不定,那种焰火表演级别太高,村里不行,再特殊,也不会允许的。

    上次村里燃放,林庆本七拼八凑也才花了四十万,这次厉害了,林扬就琢磨,凭庆本的人性,他要不赚上五十万,对不住他的姓。

    时间也确定下来了,还有四五天,林扬琢磨着是不是把家里人都叫过来,大场面可不多见,还有唐梓琪,跟自己家里人见面是不是有些早呢?

    有些不好办,先放放,看桌子吧。

    林扬瞅了老半天也没瞧出啥材质的来,黑不溜秋的,还齁沉齁沉,憋了半天,他决定去找子秀三伯。

    这个点儿,应该还没收摊,林杨这家伙心急,也顾不上了,他觉得这桌子大概真是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脚还没踏出院门儿,能吓死人的大魔王出声了,听着有些嚣张不着调,“甭打听了,不是啥好材料。”

    林扬四下打量一圈儿,没人,松了口气,“不能吧,挺沉的,也够硬,最主要的是这颜色,看着像红木家具啊!”

    “得多缺心眼儿才用红木做炕桌?”

    话不好听,有道理,林扬刚才还有种捡漏的欣喜,马上蔫了。

    “那到底是什么木头的?”

    大魔王这货忒下作,“也不算很差,铁力木的。”

    林杨又舒坦了,“铁力木很好吗?”

    和过往一个揍性,大魔王又闪退。

    转身回到前院,林杨来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瘫着。

    手机是个好东西,啥事不懂都可以搜一搜。

    嗯,大魔王说话今天着调了,铁力木还是可以的,不如那些名贵的,却也有这么一号。

    稍微收拾一下,干干净净的摆在炕上,美滴很!

    论鉴定的本事,大魔王毋庸置疑,三伯跟曾教授来了,半吊子的曾教授可以忽略不计,三伯是行家,他一眼就看出来是铁力木的,还判断这大概是晚清或者民国时期的老物件。

    老物件啊,林扬鼻涕冒泡儿了,这年头,沾个老就牛逼。

    桌子送到林子秀家,他负责给收拾。